新闻中心

妹妹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

发布时间:2019-03-29 点击量:

  说完,他冲到壁橱前,抓起自己的大衣、连指手套和帽子,把门“砰”的在身后甩上,跑进车库,摘下冰鞋搭在肩上,跑进院子。长椅仍然静静地躺在那里。男孩走上前,把它们掀了个底朝天,微笑着朝田野跑去。

  忽然,有一只手扯了扯男孩的大衣,他一惊,低下头,发现了妹妹。他把妹妹按着坐下,盘算了一下,想把妹妹送回去,可又想到,如果这样,会招来更多的麻烦。想到这里,男孩给妹妹穿上冰鞋,她狠心用力拉扯鞋带,抬起眼想看看妹妹脸上有没有怕疼的表情。但是没有……一丝变化也没有,尽管鞋带已经深深的勒进了他的肉里,可他还是静静的坐着,注视着哥哥,两只眼睛一声不响的看到她心底的最深处。

  “妈妈为什么不生一个可爱的孩子,却生了个你。”男孩瞧着妹妹,好像他是一件累赘讨厌的物品,他甚至因为自己这样恨妹妹而恼恨起自己来。有时,他发现自己甚至记不住妹妹的名字;也许,是他有意忘掉了。他给妹妹系好鞋带,起身走开。

  一阵不大的风刮来,吹透男孩的灯芯绒长裤,他溜到池塘中间,开始滑行,裸露的脚踝在寒风里有种舒服的刺痛。他能感到锋利的刀刃“咝咝”擦过雪被下的冰面。寒气逼人,冷风吹在她的脸颊和耳朵上,冻得生疼。

  一瞬间,男孩呆住了。可又一转念,一旦出事,很容易解释,他只要对妈妈说当时他不知道妹妹在那儿滑冰……从此,妈妈苍老和疲倦的神情就会从布满皱纹的脸上消去……从此,妹妹卧室里就再也不会传出一遍又一遍耐心和气的劝说;再不会有妹妹拒绝自个儿学着系鞋带时,妈妈脸上出现的那种无可奈何的神情;也再不会见到妈妈的眼泪……

  男孩目不转睛,看着妹妹越滑越远。忽然,一只小鸟闯进了她的视线,那是一只笨拙的雪鹀。此刻,他显得更加纤弱,却飞得那么漂亮,他慢慢掠过池塘。男孩正要仔细瞧瞧,他却消失了,但刹那间他还是看清了,他就是早晨在院里见到的那只小精灵!

  男孩的两腿开始加速蹬踩,冰刀发狂的凿在冰面上。妹妹不见了!男孩十分焦急,双腿像着了火,他挥舞双臂,竭力想加快速度,总觉得不够快。泪水从他的眼眶里涌出来。妹妹不见了!他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它滑到薄薄的冰面上。

  男孩拼命滑到塌陷的冰窟边缘,小心得爬在冰上,一把抓住了妹妹大衣的后襟,冰凉的水立刻冻僵了她的手指,他紧紧攥住,用尽全身力气往上拉。妹妹的头出现了,但大衣却从他手里滑了出去,妹妹又向下沉去。绝望中,他把两只胳膊都伸进水里,疯了似的连摸带抓,终于又把大衣抓在了手里,这回,把妹妹拽出了冰面。

  仿佛过了很长时间,他盯着妹妹发青的脸,默默祈告他的眼睛能很快睁开。妹妹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。他的心一阵绞痛。妹妹浑身发抖,男孩迅速地脱下他湿透了的衣服,把她瘦小的身体紧紧裹在自己的大衣里。他用冻僵的手脱下自己的滑冰短袜,套在妹妹的脚上。刺骨的寒气立刻顺着他的脚心爬了上来。

  冻僵的双手怎么也解不开鞋带,他把它们胡乱套上,抱起妹妹,朝岸上跑去。怀里的妹妹,身体僵硬。他注意到妹妹的嘴唇被划破了,在流血,就从口袋里掏出纸巾,为他擦干血迹。她低下头,想从妹妹的眼睛里找出什么表情,但仍然什么也没有……

  没有痛苦,没有责备,什么也没有……只有眼泪。可从前,她未曾看见妹妹哭过一次,尽管有的时候,妈妈在妹妹的面前伤心得死去活来,他依然是无动于衷的呆坐着。可现在,她眼眶里涌出了泪水,泪珠从脸上流了下来。男孩终于想起了她的名字——谢丽尔!

上一篇:远博在线娱乐登录在所有的

下一篇:慕斯娱乐下载让别人产生过

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大时代娱乐